美國婦女和她的外星人「朋友」

美國婦女和她的外星人「朋友」


美國肯塔基州阿吉萊特鎮的黛碧‧雷納德女士。 (陳雷/攝影)

文 ◎ 袁昊

最近幾十年來,被視為外星人交通工具的不明飛行物(UFO)在世界各地現身,大量照片在網上流傳。(網絡圖片)
  在一九九八年秋天的一個晚上,夜幕籠罩著美國肯塔基州東部的一個名叫阿吉萊特(Argillite)的小城。大約十點三十分到十一點之間,當地的一位年值三十七歲的婦女戴碧‧雷納德(Debi Reynolds)開車到離家裏不遠的一個山上去看月蝕。到了山上後,她剛一出車門,突然充滿淡淡月光的天空,一下子變得漆黑一片。

隨後地上再次出現光亮,但是卻比剛才明亮的多。黛碧一抬頭,赫然看到天空中有一個巨大的物體,非常巨大,巨大得遮住了整個天空,看不到它的邊緣。據黛碧描述,大物體距離地面大約有五百到一千英尺。那個龐然大物發出的光照在地上,它的底部又能把地面的景象反射進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黛碧吃驚,但是她也沒有感到害怕。正在此時一男一女突然現身,來到她身邊。他們的穿戴很正式,男的穿著漂亮的黑色西裝、藍襯衫、打著領帶;女的穿著裙子和深灰色的套裝,他們還穿著深色的鞋。

黛碧問他們:「你們是誰?」那個男的回答:「妳知道我是誰。」黛碧說:「不知道。」那個男的說:「妳的內心深處是知道的。」黛碧說:「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

那個男人抬頭向上面看,黛碧也抬頭向上面看,看到大物體下面反射著地面。這時,那個男的又問:「你現在知道我是誰嗎?」她說:「不知道,看不出來。」那個男的說:「是我,布萊斯壯。」

黛碧一怔,馬上哭了,說:「好久不見!」這個名叫布萊斯壯的「男人」正是黛碧闊別多年的外星人「朋友」。

「妳見過的,只是妳不記得了。」布萊斯壯對黛碧說,他想變一個樣子看看黛碧是否能認出他來。黛碧說:「我認不出來。」布萊斯壯說:「從內心深處,妳認出來了。」

這個場面不是科幻片裏的離奇鏡頭,而是黛碧在現實中切切實實經歷的真實片段。黛碧於一九六一年出生在肯塔基州阿吉萊特(Argillite)小城。據黛碧的記憶,這是她最後一次和她的外星人「朋友」布萊斯壯相遇。這位美國婦女在外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一生中,和外星人有過多次接觸,最早發生在她的三歲童年。
  黛碧兒時的照片(黛碧提供) 三歲時被外星人「看中」

一九六四年,當黛碧只有三歲的時候,在一個白天,黛碧正在家裏的客廳玩玩具,她的小貓在旁邊。突然貓開始發出尖叫,黛碧抬頭往上看的時候,兩個矮小的外星人出現在面前。

兩個外星人只有約四個英尺高,一個高一些,另外一個矮一些。他們的皮膚是灰色的,眼睛非常大。看到他們,黛碧一點也沒有害怕。

其中那個高一些的問黛碧,「我叫布萊斯壯(Blastraun),妳叫什麼名字?」

黛碧回答:「我叫黛碧。」

外星人說:「妳願意跟我走嗎?」

黛碧說:「我願意。」

黛碧回憶道,她感覺他們之間講話是採用英語,但是她不是很肯定。布萊斯壯可以用思惟傳感的方式交流,也可以講話。黛碧告訴記者,她感覺他們不用思維傳感的方式的時候,就會用英語。黛碧說,因為記憶不是很準確,也可能是另外一種語言。據黛碧講,朋友告訴她,她在發急的時候就會說出一種奇怪的語言。

漂遊密執根湖

那個叫布萊斯壯的外星人就把她帶出去,在空中飄行到了密執根湖,然後又開始在水上漂流。他們在水上走了很遠,然後就開始下降。下降的過程中,黛碧看到周圍都是水,她感到非常恐怖,但是她沒有濕。她就問布萊斯壯為什麼,布萊斯壯告訴她:「因為妳的身體被一層空氣包圍著。

在水中游走的奇特經歷使黛碧現在仍記憶猶新,她說:「那是非常恐怖的一種感覺,直到現在我還怕水,不敢再下水,從來不敢去游泳。」

他們在水中走了很長時間。開始離水面近的時候,水中可看到有光線,隨後逐漸變暗,愈來愈暗。記不清過了多久,漸漸看到下面出現光亮,慢慢的越來越亮,再往近走的時候,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城市,這個城市大得看不到邊緣,但是她能看到它是被水包圍著,就像是在一個巨大的水泡裏面。
  黛碧右腿的膝蓋下面大約1/3處,有一處顏色略深的區域,是外星人給她植入小玻璃片的地方。 (陳雷/攝影) 湖下的巨大外星人城市

接下來他們進入了城市,黛碧說,她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進入到城市中的,這個過程她沒有記憶。黛碧描述道,城市很大,似乎建在一個巨大的巖石島嶼上面。在城市中沒有水,但是當她向上看,上面到處是水,但是落不下來,也沒看見有玻璃把水擋在外面,水裏面有很多魚,清晰可見。

城市裏面有很多建築,都是金屬的建築,建築的形狀各式各樣,有的像是圓的、但不完全圓,也有方的,都不一樣,具體的記不清了。窗子也是各種各樣的形狀,但是沒有玻璃。

城市裡面有很多外星人,他們有的在工作、有的在說話、有的在玩,到處都是,就像我們人類的城市一樣的景象。

他們進入了一個樓裡,那個樓的門也比較特別,裏面也是亮的,但是不知道從哪裡發出光來,整個城市的亮光都不知道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樓裏面有很多外星人和地球人,地球人都是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大約有十個左右。他們在那裡說話、玩耍。

裡面有食物,一些食物就像我們吃的東西一樣,也有一些和我們吃的不同,是一些奇怪的水果、蔬菜、肉一樣的東西。外星人給這些地球孩子吃東西,還有糖果。

在裡面黛碧還經歷了身體檢查。地球孩子們輪番走過了一處發出特殊光線的地方。還曾經躺在那裡,一個像探頭一樣的東西在上面動來動去。

接著布萊斯壯他們給黛碧腿上植入了一個黑色的玻璃片。那個玻璃片很小,有指甲那麼大的厚度,寬大約有八分之一英寸,是三角形的,但是邊緣是鈍的,周圍還有點線組成的花紋,就像裝飾品一樣。

他們把這個小玻璃片安置在黛碧的膝蓋以下小腿前面的部位,也沒有痛的感覺。隨後不久,黛碧就在自己的房間裡了,仍然是白天。不過黛碧對於她是怎樣回來的,沒有任何記憶,只是大約知道整個過程經歷了兩三個小時。

黛碧的媽媽以為她睡著了,黛碧和她講述剛才的經歷,媽媽覺得她在胡說,是想像的,並警告她不要和別人說。

六歲再訪水泡城 家中留替身

黛碧回憶,在六歲那年,她又一次被布萊斯壯和他的「妻子」帶到「泡泡城」裡。那天,黛碧正在家中的客廳裡被叔叔欺負,布萊斯壯來到她家,把她帶走了。她的叔叔卻看不見這些外星人。

黛碧還記得,這次布萊斯壯把她帶走的時候,她家裏同時出現了一個和她長得很像的人,做她的「替身」,在她的家裡玩。黛碧說:「這樣我的媽媽不會知道她的女兒消失了。」

從那以後,每隔幾年,布萊斯壯就要來找到黛碧,帶她到「大水泡」裏去玩,然後再把她送回去。整個經過大約歷時幾個小時。在黛碧小的時候,布萊斯壯來的比較頻繁。

玻璃片的奇特功用

在第一次去「泡泡城」回來後,一個夜裡,具體時間記不清了,黛碧突然醒了,看到一條藍色的光從天上下來進入植入玻璃片的地方,從那以後,每過幾年就會有光從天空下來,到那個植入玻璃片的地方。黛碧對這些經歷的細節記憶都不很清楚。

在一九九二年的時候,這個小玻璃片還給黛碧的丈夫帶來一次厄運。黛碧回憶到, 那是一個晚上,她和丈夫一起到一個朋友的農場去看月亮。他們到一個小水塘去釣魚。黛碧的丈夫在釣魚,而黛碧在旁邊玩弄一塊鑽石。

忽然丈夫告訴她,看到一個光束從天上下來。黛碧抬頭的時候,看見天空中下來一道大約一英寸寬的光進入她的小腿,進到植入玻璃片的地方。緊接著黛碧就失去知覺,醒來後看見丈夫在哭。黛碧覺得很奇怪,問他為什麼哭,她的丈夫告訴她說,剛才他們被外星人劫持到一個飛行器上,然後那些人往他的眼睛、鼻子、生殖器等處塞金屬的東西,折磨他,他感到很痛、恐懼。

黛碧告訴丈夫,她什麼也沒有經歷過,不過此時天已經亮了。

這件事後不久,大約在一九九二年,黛碧把這個玻璃片取下來了,放在一個小瓶子裏面,密封好存起來。大約過了一年後,當她想拿出來做化驗,看看到底是否人類的玻璃時,打開小瓶子,那個小玻璃片就不見了。她的丈夫說也沒有動過那個瓶子。從此後再也沒有見到那個小玻璃片。

特殊的雀斑

黛碧身上還發生了和神奇的玻璃片有關的另一件事。黛碧身上長有很多雀斑。但是,她很小的時候就發現,其中長在胳膊上的一個雀斑很特別,和別的都不一樣,覺得裡面有什麼東西。

黛碧想把它摳掉,但是每次都未能如願。後來她找醫生,醫生說這是痣(Mole),沒有什麼特別。

五年前,即大約是二○○二年,這個特殊的「痣」突然消失了,而其他的雀斑還在。黛碧懷疑這個「雀斑」裡面有植入東西,就像腿上的那個一樣。

在外星飛行器上開派對

在她的記憶中,在多次造訪水下城市後,她還有過幾次進入外星飛行器的經歷,不過每次都記憶不深,好像被抹掉了。唯獨一次在大飛船參加派對還留下一些片段,但不記得是哪年的事,特別是出入飛船的中間過程也都很模糊。

黛碧說,過去也經常出現,對於自己的經歷,有的時候記得很清楚,而有的時候又很模糊。她也懷疑有些接觸可能是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生的。

那次在飛行器裡面有很多人。裡面空間很大,有很多外星人,也有很多地球人。他們在裏面交談、聽音樂,像在開一個生日派對。他們彼此都認識,不論是地球人還是外星人,都是以前認識的人。

這次在飛船上,黛碧曾和老相識史蒂夫(Steve)交談。她說:「我走的時候,他還在那裏。」

黛碧說,每次她和外星人遭遇,聚集在一起都是完全一樣的一些人。黛碧感覺布萊斯壯在外星人的「社區」中就像是一個小頭目,或者是上尉之類的。他有一次問布萊斯壯為什麼會這樣,布萊斯壯回答說:「每次都是我召集的,把大家找來聚在一起。」

不過這樣的聚會在黛碧年輕的時候比較多,隨著漸漸長大,和她的外星人朋友的接觸也日漸減少。特別是到了九○年代,已經有很長時間和布萊斯壯失去聯絡,直到一九九八年出現本篇報導開頭出現的那一幕。

  上圖:黛碧手指的山上就是一九九八年她最後一次遇到外星人「朋友」布萊斯壯,並進入外星大飛船的地方 。 (陳雷/攝影) 下圖:曾在電視台播出過的短片解剖外星人一片中的外星人。(網絡圖片) 外星人飛船上的「環保教育」

黛碧回憶道,在山上經過短暫交談後,布萊斯壯就帶她飄進飛船。進去之後,布萊斯壯和那個女人都變回外星人的模樣。

飛船裡面很亮,但是沒有燈,也看不出來光是從哪裡來的。裡面非常大,有很多房間,也很多人,包括地球人和外星人,有人在說話、有人在吃、有人在工作。大約有十個左右的地球人,依舊是原來她見過的那些人。

在飛船上,布萊斯壯給黛碧看了太陽系、地球的照片,然後給她看了一些非常悲慘的照片,顯示了地球上的嚴重污染、戰爭、缺水、浪費資源等,照片上一些動物死亡了,還有些動物還活著,其中包括一些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奇怪動物。

還有一些非洲黑人生活在貧困中的圖片,他們躺在骯髒的地上,在痛苦地呻吟,一些人在死去。布萊斯壯一邊給黛碧看照片,一邊解釋說地球人應該重視環境,減少污染,不要浪費水電,還勸黛碧不要做一個污染環境者,要愛護動物。看了這些,黛碧感到很悲傷,傷心地流了淚。

然後布萊斯壯又給黛碧看了一些美好的照片,一些漂亮的場景,那些地方有乾淨的水,人們很健康,他們彼此善待,黛碧看了之後,心情好了許多。

在飛船上,黛碧也看到了另外一些種類的外星人,其中一種是個頭很高的,至少有七個英尺或更高,但是非常瘦,看起來就像籃球運動員。他們的頭髮是棕色的,皮膚是白色的,看起來很漂亮,比布萊斯壯那種類型的外星人漂亮。

飛船上還有另外一類外星人,只有那麼兩、三個人,他們的皮膚是花的,就像蛇的皮一樣的顏色。他們在那裏操作一些儀器,就像工程師一樣。黛碧和他們之間未交流。在大飛船上也有很多食物,包括人類的食物,和沒有見過的奇怪水果和蔬菜,也有像肥肉一樣的東西,還有一些像昆蟲一樣的活物。她吃了一些人類食物。而那些奇怪的食物,外星人告訴黛碧,有些她可以吃,有些不能吃,否則要生病。

  美國俄亥俄、肯塔基、西弗吉尼亞州的交界區域,過去有大量的UFO目擊報告出現,當地很多民眾有接觸外星生命及外星文明的經歷 。(陳雷/攝影)

三個特殊的嬰兒

過一陣子,外星人把黛碧帶到了一個大房間,大房間裏有很多嬰兒,大約有五十個,他們很像人類的嬰兒,但是又不一樣。他們的臉部、嘴、鼻子、耳朵像人類,但是頭和身體都是外星人的結構,很瘦高的,大約有二英尺長,沒有頭髮,發育程度感覺像人類中六到九個月的嬰兒那麼大小。

這五十個嬰兒都是一類的,但是每個嬰兒的特徵又不同。然而有三個嬰兒,長得很像。外星人給黛碧遞過類來這三個嬰兒中的一個。

黛碧清楚記得,當她一碰到這個嬰兒的時候,立刻感覺到那個嬰兒是她的孩子,非常強烈的感覺,黛碧就哭了,使勁抓住不想鬆手。外星人把三個孩子輪番遞給黛碧,每次黛碧把孩子還給他們的時候,都從內心深處覺得自己的東西被割走了一樣。

黛碧說,當時她就想把孩子帶走,但是外星人告訴她說,他們不能跟她走,因為她無法養活他們,而她也無法在這裏待太久,否則會生病的。

黛碧說,那些孩子有的在哭,有的發出嬰兒似的叫聲。他們的叫聲很特別,就像貓在打呼嚕發出的聲音(Purring sound)。黛碧說,朋友告訴她,她自己睡覺時也會發出這種聲音。

黛碧當時問他們這些孩子是誰、從哪裡來的?那些外星人笑而不答。

黛碧表示,她自己沒有孩子,在那次見到那三個孩子之前,沒有任何母愛的感受。可是那個時候碰觸孩子時,那種發自內心的母愛感受使她自己都感到詫異。直到後來發生的事讓她回想起這個場景,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黛碧被丟在山下
離開大飛船時,黛碧沒有任何記憶。當她恢復知覺時,已經在山的下面了,突然發現自己站在那裡。

黛碧記得自己的卡車還在山上,就自己往山上走去,直走到山上她的卡車旁邊時,那個大飛船仍然在那裡,但是它開始緩慢移動,慢慢飛走了。在它飛走的時候,黛碧可以看到那個龐然大物的邊緣。

飛船飛走後,天已經亮了,大約是淩晨四、五點鐘了。

三個孩子的來歷

從那個大飛船回來後的第二年,即一九九九年,黛碧流產了。她發現下體突然流血,流出血塊,但是自己並沒有意識到是流產了,到醫院檢查後,醫生告訴她是流產了。但是醫生並沒有找到胎兒。醫生猜測說,可能是黛碧在流血時胎兒隨著血掉在廁所裡面了。

這次流產使黛碧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三次類似的經歷。

在九九年這次流產前,黛碧總共還經歷了三次流產,分別是在她二十四歲、三十歲,和三十三歲的時候(一九八五、一九八一、一九九四年),這幾次每次也都是下體流出大量血塊,不過她也沒有在意,也沒有去看醫生。

一九九九年這次流產使黛碧懷疑那三次流產,孩子都是被外星人給掠走了。黛碧還認為,在最後那次外星人帶她上飛船的目的,就是讓她去看自己的孩子。

黛碧相信,九九年這次流產,孩子也被他們弄走了。她表示如果有機會再上到那個飛船上,還會看到她的第四個孩子。可是,從九八年之後,她沒有見到布萊斯壯,更沒有見到過那個大飛船。

至於說,為什麼飛船上面的孩子一半像人類,另一半像外星人,黛碧說,她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她覺得可能是在她要懷孕的時候,外星人用了她的卵植入了他們的精子,然後又利用了她的身體把孩子養到一定程度後,他們就把孩子弄走了。黛碧對此感到很氣憤,不過她懷疑不是布萊斯壯所為,而是另外一夥外星人幹的。

布萊斯壯和「妻子」

黛碧在回憶自己的過去時表示,值得一提的是布萊斯壯的「妻子」。在過去的接觸中,有的時候是布萊斯壯自己來找她,也有的時候是他和他的「妻子」一起來找她,帶她出去玩。布萊斯壯曾經向她介紹,旁邊的那個「小人」是他的「妻子」。

從黛碧第一次見到布萊斯壯,到最後一次在大飛船上見面這幾十年中,布萊斯壯的樣子從來沒有什麼變化,他的「妻子」也是。

黛碧說,他們能夠變成任何東西出現,可以變成動物或者人類,「他也可以變成你認識的任何人。」

他們大體上長得一樣,布萊斯壯四個英尺高,頭是圓的,沒有頭髮。有兩個大眼睛,一個小鼻子,嘴巴很小,裏面有牙齒,有舌頭。黛碧記得她小的時候向布萊斯壯做鬼臉,他也回敬她一個鬼臉。

他們有四個手指,四個腳趾,不穿鞋,是光著腳的。皮膚很鬆、很軟,可以捏著提起來。皮膚是灰綠或灰藍色的。
他們身上發出一種奇怪的味道,有點像蛇的味道,也有點像下雨前空氣的味道。他們也吃飯,用說話或者採用 思維傳感交流。黛碧說,她對思維傳感並不陌生,因為她的祖母就有這個功能。

布萊斯壯的「妻子」比他矮一點,除此之外,外形上沒有多大差別。黛碧認為,他們並不像人類的夫妻,只是挑選彼此,配成一對。

布萊斯壯的「妻子」除了比布萊斯壯小,也更加柔和、溫和一些,說話的聲音也輕柔一些,但是沒有明顯地球人的女性特徵,沒有乳房。只是「她」會關心布萊斯壯,向「他」示愛,關心「他」。他們兩個之間也會互相愛撫。

「沒有政府能夠阻止我們」

黛碧表示,她曾經問起布萊斯壯為何要到這裏來,他回答說,他們是來監督地球人的,確信地球人沒有受污染的影響。

黛碧認為,自始至終布萊斯壯對她都很好。她覺得布萊斯壯是來保護地球的。黛碧認為有的外星人不好,想破壞地球。而布萊斯壯一夥外星人是來保護的。

黛碧回憶,布萊斯壯對她說:「有一天我們要告訴世界我們是誰,我們是真的。」他說:沒有政府能夠阻擋我們證實這一切。」

快樂分享新資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