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細菌部隊,石井四郎,731部隊,731部隊,細菌部隊,七三一細菌部隊,石井部隊

image

這是在多年前的報章上所披露的鐘品仁先生發現1855部隊細菌試管的消息,成為證明1855細菌部隊存在的最初線索。

    1945 年,抗日戰爭結束。國民黨在美國的幫助下搶先接管了北平。在北平被日軍佔領之前,國民黨在天壇公園的西門南部設有中央防疫處。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一支對外宣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的侵華日軍迅速進駐了這裡。這支部隊的規模在日本投降前的7年中不斷擴大著,修築了日軍宿舍、病房、工作室、小動物室、地下冷庫和水塔等大量設施。但是,日本投降時這支部隊的名稱從日本華北派遣軍的名冊上神秘地消失了。
    日軍受降後,1855部隊的地下冷庫被原樣封存了四年。1949年的冬天,中央防疫處處長湯飛凡派鐘品仁到地下冷庫檢查一下。那裏到處是被砸壞的木櫃、容器,在滿地的垃圾之中,鐘品仁發現了六支寫有日本女人名字的試管。經過培養實驗後,發現前5個試管是毒性鼠疫桿菌,另一支試管的毒性已經消失。在其後的大規模清點中,查出日軍遺留下來的11噸、12噸、13噸三口六米長的大鍋,是用來將培養菌種的器皿進行消毒的。另外,在倉庫內還存有大量的鋁制培養箱。
    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裏,這支罪惡部隊的所有資料沒有被系統地整理過。對此,崇文區地方誌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們走訪了鐘品仁先生以及當地的居民,翻閱了大量關於日本進行細菌戰的文獻,而最關鍵的還是散見於檔案中的日軍戰俘的供詞,通過對這些戰俘供詞的拼接與核實,1855部隊的真面目越來越清晰了。

731細菌部隊的骨幹都到了1855部隊,石井四郎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在50多年後的今天,崇文區地方誌的工作人員從蛛絲馬跡般雜亂無序的各種資料和線索中,整理出來一份翔實的1855部隊的花名冊。石井四郎的名字赫然出現在了1855部隊的記錄中。
    作為侵華日軍中臭名昭著的731細菌部隊的部隊長,他在1855部隊擔任的職務是技術指導。一些重要的職位上都可以看到731部隊業務骨幹的名字,如最開始全權負責1855部隊籌備工作,後來被調回731部隊細菌研究部作部長的菊池以及接任他的西村英二。
    1937 年“七-七”事變之後,日軍就迅速佔領了天壇西門的原國民黨中央防疫處,表明當時日軍對這裡預謀已久。這裡原有的生物製品設備和設施能夠用來進行細菌研究。1939年10月,西村英二走馬上任,“北平甲第1855部隊”正式命名,成為日軍在北平、南京、廣州和新加坡組建的四支新的細菌部隊之一。同一時間,石井四郎的細菌部隊遷到哈爾濱平房鎮,改稱731部隊。731部隊的細菌戰劑運輸困難,無法滿足日軍大規模細菌作戰的需要,1855部隊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成立的。
    太平洋戰爭爆發的第二天,1855部隊的第一分遣隊強佔了協和醫學院,第二分遣隊強佔了靜生生物與社會調查所,後分別改稱第一課和第三課,這兩處也成為侵華日軍進行細菌武器研製、人體實驗與解剖的場所。

 

    1995 年,侵華日軍投降50週年之際,原1855部隊衛生兵伊藤影明和其他一些老兵來到北京,他們到北京天壇神樂署等處指證日軍的犯罪遺址,向中國人民謝罪。伊藤影明親手繪製了一張1855部隊駐地的草圖,日本東京大學講師西野留美子為揭發1855部隊的真相同樣作了大量的工作,她根據伊藤影明的草圖和其他一些老兵的回憶,繪製了更完整更清晰的《原侵華日軍1855部隊總部設施配置圖》。
    地方誌的工作人員參照這兩份圖示,與實地進行詳細的對比,指出駐紮在天壇西門南部的1855部隊總部和第二課佔地面積相當大,包括現在的中國醫藥生物製品檢定所、天壇神樂署、北京口腔醫院、北京天壇醫院及部分居民區。在這些地方,他們修建了大批建築,其中包括7棟病房、100多間工作室、70多間小動物室和儲存各種劇毒菌種的192平方米的地下冷庫。如今,地下冷庫和他們修建的水塔仍然存在。

image

石井四郎(1892年6月25日-1959年10月9日),日本千葉縣加茂村人,日本軍人。日軍731部隊首腦。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曾率領兄弟及同村親兵在中國等地對無辜平民而進行活人細菌感染、解剖實驗,致使不完全統計約有1萬余名中國人、朝鮮人、蘇聯人、美國人、英國人、蒙古人被活生生的進行細菌實驗後無麻醉解剖至死。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石井四郎用其殘殺萬餘人類生命得來的細菌殺人方法的資料數據和美國總統杜魯門進行陰謀交易,逃避了戰爭法庭的審判和人類良知與道義的責任。
731部隊是舊日本軍(關東軍)防疫給水本部的別名。該單位由石井四郎所領導,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731部隊也是在抗日戰爭(1937年-19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侵華日軍從事生物戰細菌戰研究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秘密軍事醫療部隊的代稱。
731部隊偽裝成一個水淨化部隊。731部隊把基地建在中國東北哈爾濱附近的平房區,這一區域當時是傀儡政權滿洲國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認為超過10,000名中國人、朝鮮人和聯軍戰俘在731部隊的試驗中被害,但是對於數量的多少還存在爭議。 
731部隊行徑只是大日本帝國陸軍在佔領滿洲期間(從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45年)犯下的許多戰爭罪行之一,在這期間,1500萬中國人、朝鮮人、菲律賓人、印度尼西亞人、緬甸人的平民、太平洋島上居民和聯軍俘虜被殺害。 
731部隊是述日本細菌部隊的代稱。日本有七大細菌戰部隊,分別是: 
1. 在日本東京的陸軍軍醫學校細菌武器研究室。 
2. 在哈爾濱的關東軍659部隊,其設於哈爾濱平房區的本部稱731部隊。 
3. 在長春的關東軍100部隊。
4. 在北京的北支甲1855部隊。 
5. 設於南京的榮字1644部隊。 
6. 在廣州的波字8604部隊。 
7. 在新加坡的岡字9420部隊。 
日本細菌部隊在中國境內有五大部隊,63個支隊。 
陸軍軍醫學校細菌武器研究室
設立於日本東京陸軍軍醫學校,位於日本東京新宿,對外稱防疫研究室。1997年,新宿曾出土很多殘缺不全的頭顱等人骨,相信曾遭受人為切割。 
關東軍659部隊
本部設於哈爾濱平房區,對外稱關東軍隊防疫給水部,其本部稱為731部隊,詳見下面章節。 
關東軍100部隊
本部設於長春的,對外稱關東軍獸疫預防部,下設2630部隊等。負責人高橋隆篤獸醫中將和松有次郎獸醫少將。 
北支甲1855部隊
本部設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西門南側的神樂署,原國民黨中央防疫處所在地,對外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後稱第151兵站醫院,也被稱為西村部隊。 
1855部隊部長初為黑江,後為菊池齊。1939年,西村英二繼任。下設三個課: 
〈第1課〉設於協和醫學院,從事細菌(生物)戰劑的研究。 
〈第2課〉設於天壇公園西門南側,從事細菌生產。 
〈第3課〉設於北海旁北京圖書館西原北平靜生生物調查所和北平社會調查所,為細菌武器研究所。 
此外,在濟南、天津、太原、青島、鄭州、開封、郾城派駐支隊等。
榮字1644部隊
本部設於南京中山東路原南京陸軍中央醫院,對外稱華東派遣軍防疫給水部/中支那防疫給水部,又稱「多摩部隊」。部隊長為桔田武夫中佐,副部隊長兼研究課長為小林賢二少佐。下設7個課。榮字1644部隊在上海、南京、岳陽、荊門、宜昌等地派駐12個支隊。
波字8604部隊
本部設於廣州原百子路中山大學醫學院內,對外稱華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是日軍在中國南部的一支重要細菌戰部隊。部隊長先後為田中嚴大佐、佐佐木高行、佐藤俊二、龜澤鹿郎。下設6個課: 
總務課,課長熊倉少佐(少校)。 
細菌研究課,課長溝口少佐(少校)。 
防疫給水課,課長江口少佐(少校)。 
傳染病治療課,課長小口少佐(少校)。 
鼠疫培養和病體解剖課,課長渡邊少佐(少校)。 
器材供應課,課長。
岡字9420部隊
本部設於新加坡,對外稱南方防疫給水部。

關東軍防疫給水部
本部設於哈爾濱平房區,即731部隊。

形成
731部隊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國東北哈爾濱市郊的背陰河設立的東鄉部隊,該部隊最早的開始進行了在日本國內無法進行的生體實驗即在活人人體上進行細菌感染、解剖等實驗,實驗過程中往往不注射麻醉藥物。 
1932年,石井四郎率部隊修建中馬城,在哈爾濱市郊的監獄。1935年的一次監獄暴動迫使石井關閉中馬城,石井到離哈爾濱更近的平房區重新設立一個新的設施。 
673部隊在黑河孫吳縣建立細菌實驗基地,包括動物飼養、制菌室等300間建築。 
活動
活體解剖一個代號為「馬魯他」的特別項目進行人體試驗:受試驗者從中國的住民中抓來,也被稱為「丸太」(就是「圓木」的意思) 
手榴彈試驗,用人在不同的距離和位置進行手榴彈試驗 
凍/熱傷試驗 
人在真空下情況試驗 
人在不同氣壓下情況試驗 
人忍受飢餓的時間試驗 
動物血液代替人血試驗 
開發落葉劑和細菌彈
兔熱病(Tularemia)用於人體試驗 來源:CDC.gov
成員
陸軍中將石井四郎。 
陸軍中佐(中校)內藤良一。 
醫生北野政次。 
柄澤班篠塚良雄。 
部和支隊
731部隊分為8個部和4個支隊: 
第一部:在活受試驗者身上研究淋巴腺鼠疫,霍亂,炭疽病,傷寒,肺結核。為此目的建造了一個容納300人左右的監獄。部長菊地齊軍醫少將。下設: 
笠原班(病毒):研究濾過性病毒及當地風土病。班長笠原四郎軍醫大佐(上校)。 
田中班(昆蟲):研究昆蟲。班長田中英雄軍醫少佐(少校)。 
吉村班(凍傷):研究治療凍傷的有效方法及航空醫學。班長吉村壽人陸軍技師。 
高橋班(鼠疫):研究鼠疫。班長高橋正彥軍醫少佐(少校)。 
江島班(赤痢):研究赤痢及血清學。班長江島真平陸軍技師。 
太田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長太田澄軍醫大佐(上校)。 
湊 班(霍亂):研究霍亂。班長湊政雄陸軍技師。 
岡本班(病理):研究病理、活體及死體解剖。班長岡本耕造陸軍技師。 
石川班(病理):研究病理及製作人體組織標本。班長石川太刀雄丸陸軍技師。 
內海班(血清):研究血清、開發疫苗及實行細菌戰時當友軍感染後對症療法。
田部班(傷寒):研究傷寒。班長田部井和軍醫中佐(中校)。 
二木班(結核):研究結核菌。班長二木秀雄陸軍技師。 
草味班(藥理):研究藥理、毒劑的化學結構。班長草味正夫藥劑少佐(少校)。 
野口班(斑疹傷寒):研究斑疹傷寒。
肥之藤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長肥之藤信三。 
碇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長碇常重。 
在田班(X光):研究X光等其他放射線。
特別班:負責特別秘密監獄的管理和實驗動物的培養,負責人石井剛男和石井三男。 
第二部:研究生物武器的在戰場上的使用,特別是在傳播細菌和寄生蟲的設備的研究方面。部長太田澄大佐。下設一個分部,下屬一個航空班和在鞠家窯的安達特別實驗場。 
八木澤班(植物菌):研究植物菌。班長八木沢行正陸軍技師。 
大田班(消毒):班長大田大佐(上校)。 
第三部:生產容納生物戰劑的炮彈,駐紮在哈爾濱。部長江口中佐,下設兩個工廠,主要是陶瓷彈殼製造廠,用於生產「石井式」陶瓷細菌彈。還有一個運輸班。
第四部:生產各種生物戰劑,部長川島清少將。下設4課進行各證細菌的生產。 
第1課 
柄澤班:細菌製造班長柄澤十三夫軍醫少佐(少校)。 
野口班:生產鼠疫菌和炭疽菌。班長野口圭一。 
第2課:研究乾燥菌和疫苗。負責人三谷幸雄。 
第3課:研究乾燥菌和疫苗。 
第4課(疫苗)。 
植村班:生產瓦斯壞疽菌和炭疽菌。班長植村肇。
田班:生產斑疹傷寒及疫苗。班長有田正義軍醫少佐(少校)。
朝比奈班:班長朝比奈正二郎陸軍技師。 
第五部:訓練教育部,部長園田太郎大佐(上校),後由西俊英軍醫中佐接任。負責培訓從事細菌武器,細菌戰的人才。

第六部:裝備部,部長大谷少將。 負責器材,設備的供應。 
第七部:診療部,部長永山大佐(上校)。負責細菌感染的預防和日本人的醫療。 
第八部:總務部,部長中留金藏中佐(中校),後由太田澄軍醫大佐(上校)兼任。負責整個部隊的財務管理、生產計劃、人事分配。 
石井的細菌部隊(659部隊)除了平房本部(731部隊)外,還有4個支隊: 
162部隊(林口支隊):設於林口縣,支隊長西俊英軍醫中佐,後由榊原秀夫軍醫少佐(少校)接任。 
643部隊(牡丹江或海林支隊):設於海林鎮,支隊長尾上正男軍醫少佐(少校)。 
673部隊(孫吳支隊):設於黑河市孫吳縣,支隊長西俊英軍醫中佐(中校)。 
543部隊(海拉爾支隊):設於海拉爾市,支隊長加藤恆則軍醫少佐(少校)。 
319部隊(大連細菌研究所):設於大連市,前身為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衛生研究所,1939年劃歸731部隊。 
731基地佔地6平方公里,由150多幢建築組成。設施經過很精心的設計,使得其很難被摧毀。一些731的周邊設施仍保存到現在,並對外開放給遊客參觀。 
基地包括各種各樣的生產設施。有約4,500個培養跳蚤的容器,6個巨大的製造各種化學製品的鍋爐,以及約1,800容器用於生產生物戰劑。幾天內就可以成產出大約30克腺鼠疫。 
數十噸的這些生物武器(以及一些化學武器)在整個戰爭期間被存放于中國東北的許多地方。解散後日本試圖銷毀每一個證據,但是無論如何這都是不成功的。現在依然還有許多證物遺留著,至今對中國的平民還時有傷害。特別是在2003年9月,29名在黑龍江 一棟建築物的工作人員無意地挖掘到了埋藏在地下的有超過50年歷史的化學武器的彈殼,造成多人受傷,一人死亡。

細菌戰大屠殺
731部隊和其他部隊(如長春的100部隊)在中國發動了多次細菌戰。 
石井想要在太平洋衝突後的1944年5月使用化學武器,但是他的企圖由於計劃不周和同盟國的干涉而多次被挫敗。當戰爭局勢變得明朗,很快將要結束時,石井下令摧毀那些設備設施,並告訴他的部下『把秘密帶進墳墓』。他的日本軍隊在戰爭的最後的日子里集合起來銷毀他們進行人體試驗的證據,包括毒殺400名在押的「馬路大」並焚燒;還故意地放出所有感染瘟疫的動物於中國各地區。 
美國相信這些研究數據是具有相當高的價值,因為同盟國從未進行過這種類型的人體試驗。同時,美國積於私心與利益不希望任何其他國,特別是蘇聯得到這些數據用於研究生物武器。因此,美國以獲得這些數據作及做為扶植日本防止共產主義在亞洲擴散理由為交換,而不以戰爭罪起訴731部隊的軍官。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石井四郎用其殘殺萬餘人類生命得來的細菌殺人方法的資料數據和美國總統杜魯門進行陰謀交易,逃避了戰爭法庭的審判和人類良知與道義的責任。


(

本文摘自維基百科wikipedia)

日本731細菌部隊一個一個非人實驗
1.“凍傷實驗”:在哈爾濱郊外零下二十幾度的低溫下,(被迫)接受實驗的中國婦女被捆綁著,雙手裸露在空氣中,幾個日本兵不停地用瓢舀起冰水,澆在該婦女手上。十幾小時後,這雙手凍得硬硬的,上面蓋了一層冰。回到室內後,日本人命該婦女把手浸泡在溫水中,直到雙手軟軟地垂了下來。忽然,一個日本人使勁一捋,把此婦女雙手的皮肉象脫手套一樣地脫了下來,整個肘部以上的雙手頓時變成了只殘留極少數肉絲的森森白骨。把雙手(如果還稱得上是手)的白骨舉成戳向半空的姿勢,呆呆地看著,忽然撕心裂肺地慘叫起來。
2.“活體解剖”:一個中國小乞丐和日本小孩因玩皮球成了好朋友,日本人授意讓日本小孩帶中國小乞丐進731大院,以食物誘騙等手段讓中國小乞丐接受“身體檢查”。中國小乞丐在脫光衣服時還露出了童稚的羞澀笑容。上了手術台,麻醉完畢後,日本人熟練地將中國小乞丐開膛破腹,把心臟、肝臟等器官逐一取出,浸入早已準備好的生理鹽水。那離開身體的心臟捧在日本人沾滿鮮血的手上時還在跳動。“手術”完畢,日本小孩把中國小乞丐的殘骸斷肢推去焚化。
3.“低溫實驗”:日本人讓中國受害者把手伸入超低溫冰箱(也許零下幾十度甚至零下一百多度),進行速凍。完成後,中國受害者取出雙手,看起來呈灰白色,上面結了一層霜,完全不象是人類的肢體了。一個日本人用短棍敲打,就象打斷冰柱一樣,把中國受害者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打落,發出清脆的聲音。中國受害者發出了絕望而恐怖的號叫。旁觀的日本實習生有的嚇得閉上了眼睛,旋即被喝令不許閉眼。
4.“高壓實驗”:中國受害者被趕入高壓艙,隨著加壓,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想叫卻叫不出聲,直至最終眼珠彈出眼眶、腸子等內臟擠破腹腔,流得滿地都是。
也許這些場面已經稱得上“令人發指、難以置信”了,但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從圖書館和網絡接觸到大量史料,才知道電影不僅沒絲毫夸張,而且限於表現手段,有很多更令人發指的事無法表現。
5.用手術摘除中國受害者的胃和小腸,把食 道和大腸直接連接,讓該中國受害者不斷地吃東西也只能眼睜睜地餓死;也是僅僅為了取樂。
6.砍下中國受害者的手和腳,然後用手術把手接在小腿上,把腳接在手臂上,還用“高明的醫術”把它們接活;不進行任何麻醉,只是把中國受害者綁在手術台上就活體解剖,中國受害者越是痛苦地掙紮越是引起哄堂大笑。
7.把中國受害者的血液全部抽幹,然後向他身軀裡注入馬的血液,史料稱由此引起的劇烈的抽搐和痙攣“連幾個壯漢也壓制不住”...

快樂分享新資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